城乡均衡的浙江特写:村卫生服务站飞出“无人机”

 万象     |      2021-01-14 08:45

无人机运送标本。黄龄亿摄

坐落在杭州城郊的余杭区仓前街道连具塘村卫生服务站,如果不仔细寻找,很容易被“淹没”在一片田野之间。

“看呀,天上好像有只‘大蜘蛛’。”在卫生服务站的后院空地,一位护士似乎正仰头等待着什么,一旁村民家的孩童跟着抬头张望,便有了兴奋的发现——空中,一个“小黑点”正慢慢靠近。一阵风起,这只“六爪大蜘蛛”稳稳降落在黄色网架内。护士上前熟练地用钥匙打开运输盒,将血标本稳妥放置其中。1分钟后,“大蜘蛛”再次起飞,目的地是6公里外的仓前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护士将标本放置进无人机。黄龄亿 摄

连具塘村民闻国成知道,这份来自他的血液样本,只需要8分钟即可抵达中心血液科,20分钟左右,他的检验结果就会出现在服务站医师巴晓红的电脑中。“有了这个新玩意,我再也不用来回折腾了。”闻国成笑道。

穿梭于乡村田野间的“大蜘蛛”“新玩意”,源于浙江基层探索形成的医共体无人机物流运行网络。用无人机运送检验样本与医疗物品——这一许多地方还闻所未闻的新鲜事,在这个村庄已真切地融入到百姓生活的一环。

“看不出来吧,六年前我还是个恶性肿瘤病人。”今年60岁的闻国成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似乎一点也看不出被大病折磨过的痕迹。唯独每年两次的复诊,和抵抗力弱导致的小咳嗽小感冒,令他一年之中少不了几趟固定的“医院之行”。

连具塘卫生服务站。张煜欢 摄

“以前看病和做化验要跑到余杭区里的医院,大医院里人山人海的,免不了排长队。一个简简单单的血常规,一趟下来算上来回路上时间,起码需要大半天。”

现在,他从出家门到抵达村卫生服务站只需10分钟,服务站门口与老乡们唠几句嗑的时间里检验结果便出来了。

“村子里老人多,像老闻这样需要定期复诊的病人之外,也有不少人患有慢性病,化验、配药过去都得到大医院来回奔波。”巴晓红是村卫生服务站里年资最久的老医师,也是“巴氏中医”的第三代传人,每天慕名来找她问诊的病人总是将小小的诊室挤得满满当当。对于村民们看病难的问题,三十年来她看在眼里。

“如今不一样了,我们村卫生服务站里也开起了化验室,加上有无人机送标本,村民省了不少力。”巴晓红说,“百姓能看得好病,就是我们乡村医生最开心的事情。”

这些来自百姓与乡村医生的朴实心愿,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及医疗卫生资源的下沉,逐渐“照进现实”。

村民闻国成在服务站医师巴晓红处就诊。张煜欢 摄

余杭二院党委书记、院长金国利介绍,为进一步提升区域医疗服务水平,余杭二院医共体率先探索推出医共体无人机物流运行网络,打造“卫生服务站——分院——总院”三级联动的“天空通道”医疗服务。通过开通固定航线,由无人机从卫生服务站向分院运送检验标本,当分院亦无法化验时,可通过无人机送至总院。相较地面运输时间缩短了2/3。

“通过让机器多跑路、群众少跑腿,解决了当前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群众看病难等问题,促进医共体医疗服务整体效率质量的进一步提升。”金国利称,此外通过信息一体化,村卫生服务站即可查询到检验结果,大大提高了百姓满意度。截至目前,余杭二院医共体已运输各类检验标本4000余份,飞行架次800余次。

乡村卫生服务站飞出的“无人机”,亦打开了有关城乡均衡的崭新想象。

在浙江,诸暨市璜山镇中心卫生院开发出“家庭医生智能随访系统(智医助理)”,实现了慢病管理由传统的人工电话随访向人工智能随访模式转变;在该省西部山区开化县,覆盖全县的远程会诊,区域影像、区域心电等五大资源共享中心贯通了基层的检查、上级的诊断、区域的互认的服务链条,让老百姓“大病不出县”……数字化手段,正成为区域资源均衡布局的“左膀右臂”。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加快优质医疗资源扩容和区域均衡布局。作为全国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省,浙江的208家县级医院、1063家乡镇卫生院如“石榴籽”般抱团整合成161家医共体,让资源延伸进浙江的山区与海岛。

眼下,浙江省95.7%的乡镇卫生院都能够开展门诊手术,89%的乡镇卫生院的门急诊人次增幅要高于该省县级医院的门急诊人次的增幅。

也就是说,越来越多像闻国成这样的患者,足不出“乡”,就能满足基本的医疗服务需求。那些“翻山越岭”舟车劳顿去看病的记忆,也似乎一去不复返。

连具塘卫生服务站旁的省道线上,一辆辆工程车呼啸而去。不远处,“轨道上的长三角”重要工程杭州西站正在火热建设,四通八达的地铁线与农居房也仅一路之隔。伫立于乡野间的村卫生服务站见证着,城与乡的距离,正一步步缩小。